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36 燕山起烽火(求收藏)
    趙九洋一時間并未作答,臉面朝東,仰天太息。

    好一會醞釀,方道:“君生時我未生,我恨君嫁早。嗚呼哀哉……”

    蛋驚呀!這話不是怨人家十三娘好嫁不嫁不嫁自己嗎?太大逆不道啦。

    公羊春臉色大變,急忙惶恐作揖,道:“公子,不可亂言,不可再亂言啊。若被人聽去了,有殺頭大罪啊!”

    這趙公子啥都好,唯一不好就是膽大逆天。處事從不按常理出牌,福禍難說啊。公羊春腹誹不已。

    趙九洋見公羊春如此不解風情,也沒興趣再說什么,安慰道:“公羊叔,放心放心,下不為例!”

    “公子明白事理,小老就放心了。”公羊春嘴里說著放心,可心里不曾有放心的覺悟。

    “公羊叔,閑話不多說,你有空給我打聽打聽有關十三娘的信息。”

    “公子,你該不會有什么其他的打算吧?”公羊春一臉警惕地看著趙九洋。

    “也沒什么打算,只是我們這次從她手上贏了一套價值五百萬株的莊園,怎么也要清楚對方的為人嘛。所謂知己知彼,方能萬事無憂嘛!”

    說起莊園,公羊春就覺得一個頭兩個大,愁眉不展道:“公子,十三娘家里那幾個兄長的護短名聲在外,我們真要是敢接了她的院子,恐怕會有天大的麻煩。”

    “公羊叔,去吧,我正想苦無對策呢。如果他兄長因此找來,也許事情就有眉目了。”趙九洋一副高深莫測地道,看得公羊春一愣一愣的。

    趙九洋知道當他把烏木篩盅猛蓋在桌面上時,同時也憑借當中的反震力把對方的骰子全部震反之后,他的心里就有了其他的打算。

    這次原本想把賭場事態搞混,亂中摸魚,贏一筆大錢。可誰知好巧不巧,正主十三娘剛好出現,于是順水推舟,一舉兩得。看來,有些時候,時來運轉是很重要的,至少它能為事情更好的完成提供更好的保證。

    十三娘真是貴人啊,及時雨啊。

    “哦對了,公子,你不是說咱們賭局贏了嗎?”在半路的途中公羊春忽然想起了這茬,趕忙問道。

    “是呀,還有什么問題嗎?”趙九洋停下腳步不解道。

    “那、那、那兩百多萬哪里去了?”公羊春這錢奴終于問出口了。

    “沒了。”

    “哈?……怎么會沒啦?”有人急了,聲音都提高了兩個八度。

    “我把她全送給小七姑娘了……”

    “哈……什么?……啊,天啊,我的血汗錢!”

    公羊春一路是嘔血回到長寧客棧的。

    這趙公子當真是敗家的玩意,一筆巨款說送就送,還是送給一個素不相識的女人。我好想爆粗啊!

    公羊春越想心頭越無法平息,如灌鐵鉛。

    趙九洋無奈地搖搖頭,暗道:公羊叔啊公羊叔,雖然十三娘不像奸詐狡猾之人,但保不準也會節外生枝,見好就收,權當這兩百多萬做安口費罷。天底下可是沒有無緣無故的愛!

    其實,趙九洋可不是傻子。他如今的我處境一切都要步步為營,如履薄冰。有時候看似蕩不羈,口無遮攔,其實底下膽大心細罷,一切皆是表面掩飾爾。

    去了一趟賭場之后,趙九洋還是長見識的,至少他發現自己團隊里的三位女性個個國色天香,特別夏從影更是傾國傾城的頭號通緝犯,整天帶著招搖過市是不可取的。況且,莫家姐妹當時是被人抄家的,說不定西涼城滿城都是仇人。于是他就吩咐公羊春給三女置辦了高檔的麗莎服,也如十三娘小七等人一般面紗蒙臉。

    不換裝束還好,不蒙臉還行,誰知一換一蒙,三女的知性美和神秘美直接爆表,讓趙九洋鼻血橫流,男性荷爾蒙一整天雄赳赳氣昂昂,惹得貼身寸步不離的四朵金花眼神甚是好奇,不是飄來瞟去,大令當事人好不尷尬。

    第二天,當趙九洋一行十二人出現在渭水河南岸的莊園時,被面前的莊園嚇了一大跳。

    一處占地十畝的莊園,門口氣派一塌糊涂,兩只巨大的看門石獸立于兩旁,一塊紫金色的門匾掛于其上——十三郡主府。

    趙九洋一看,內心抽了口涼氣:乖乖,原來十三娘把自己冊封的郡主府都做了賭約,真不曉得說什么好。不知往后朝廷追責下來,會不會砍頭?這次是不是真的玩得有點大?

    趙九洋一邊胡思亂想之際,一邊跟著大伙步入了園內。

    只見府內亭臺樓閣假山涼亭林立,回廊十八彎,方向感差點點都會迷路。園中有九大獨立庭院,每座庭院有九間廂房,九九八十一間,還不包括其他下人的房間。

    院內的布置也非常豪氣,與之前國度的蘇州園林風格非常不同。蘇州園林獨具濃厚的江南水鄉氣韻,而西夏的莊園不講究典雅,但卻講究大氣恢弘,依山而建,氣韻可以說有些粗糙,但卻有別樣的靜美。

    趙九洋有很深的考古知識,他知道這莊園有九座獨立的庭院,意思不外就是為妻妾成群準備的。西夏人信奉“九”是最吉祥的數字,所以什么都湊成九字,連娶老婆生孩子都是這樣。當然,拓跋道成例外,不小心生了十三個。

    趙九洋心頭雖有些忐忑,但見如此豪宅,難掩心頭之喜。前世就已對古代庭園癡迷,如今天上掉下一座,還是如此氣派,怎讓他淡定得了?想著,哪天把九座院落都塞滿女人,那此生也算無憾了。

    正當想著想著,旁邊的董青青一腳踹了過來,道:“別做白日夢了,擦擦口水先吧。”

    知我者,董青青也!

    “哈……董大所長,不好意思,一時間走神了。失禮失禮……”趙九洋急忙擦了擦口水尷尬道。

    “火都快要燒眉毛了,你還有心思沾花惹草……”

    “哦……董大所長,什么火?”趙九洋不解道。

    “這幾天我讓人打聽了,聽說前不久西涼城派兵十萬趕赴燕山城,昨天夏漢兩國已正面交鋒了。”

    趙九洋聞言有些傻眼,看著董青青,驚訝道:“董大所長,你這消息從哪里來的?”

    “哼……在長寧客棧住著,沒事隨便往酒樓里一坐,天下的八卦啥不知道的?哪像你,這些天都忙著去撩妹了。”董青青鼻孔哼著氣,道,“聽說最新西涼城來了位風流倜儻的賭神,揮金如土,兩百萬隨手一送,眼都不帶眨的。”

    趙九洋恍然大悟,知曉這些都是她從食客的茶余飯后聽來的,難免尷尬道:“這個說來話長……”

    “那個十三娘姿色不錯吧?”董青青睥睨地道。

    “哈……不錯是不錯,可惜臉蒙面紗,看不到廬山面目。”趙九洋如實回答道,語氣深含惋惜。

    “哼哼……聽說人家可是寡婦,典型的熟女少婦,這茬也正對你的口味了。”

    “啊?不會吧?這么巧……,咦,你怎么得知十三娘她是寡婦的?”

    趙九洋一臉詫異地看著董青青,想不到她還真有搞情報的天賦。公羊春老小子都不知道的東西,她隨便一轉,就一清二楚了。聰明人辦事就有有辦法!

    董青青見趙九洋那豬哥樣,心情都有些免疫力,不咸不淡道:“這又不是什么特別的秘密,全西涼人都知道,就你蒙在鼓里,色迷心竅了吧。”

    “嘿嘿……這兩天一直想著怎么生財有道,其他都還沒來得及去打聽。”趙九洋搓著手,不好意思嬉笑道。

    “哦是了,還有個好消息告訴你,你想不想知道?”董青青隨口就賣了一個關子。

    “什么好消息,快快說來!”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