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37 牛掰的拓跋氏
    好消息的關子董青青也沒賣久,揶揄道“好消息就是:那個叫小七的小白菜還沒被豬給拱了,今年剛好十八,成年了,你去拱了吧。”

    “董大所長,咱們還能好好說話嗎?怎么也不能變著法子罵我是豬吧?”趙九洋不同意了。

    “說你是能拱白菜的豬那是抬舉你,別得了便宜還賣乖。”董青青吹胡子瞪眼道,大有一言不合便拔刀相見。

    “咳咳……咱們說正事,正事要緊。”趙九洋連忙轉移話題,道,“燕山城的戰況如何了?”

    董青青也不再跟趙九洋一般見識,道:“據我聽來的,加上推測,西夏戰事不容樂觀。之前你也是見過北漢的軍事力量的,我看西涼城也非我們久留之地了。”

    董青青說完,又接著道:“這次領十萬大軍前去燕山城的是拓跋道成的第三子——拓跋木義。據說這拓跋拓跋木義是‘拓跋十二將’中的佼佼者,所謂虎父無犬子,一時半會不輕易敗下陣來。”

    “董大所長,這拓跋十二將是什么來頭?”趙九洋忍不住問道。

    “是那寡婦的十二個哥哥。”董青青瞄了眼趙九洋道。

    趙九洋暗自抽了口涼氣。

    “是不是有些害怕?”董青青睥睨地看著趙九洋道。

    趙九洋心虛嘴硬道:“呵呵,說笑了,又不是十二只老虎,有什么可怕的?”

    “嘿嘿,不怕就好。不過聽說拓跋十二將這些年在戰場上已經折了七個,為了這個西夏,上陣父子兵,真不愧是將門之后!”董青青嘴雖貶著十三娘,但對她拓跋家族的英雄事跡也不得不肅然起敬。

    好一個鐵血的拓跋家族!

    “不過,我還聽說拓跋家族護短天下無雙,你趙九洋以后還敢去撩人家妹妹,小心下半身不保!”董青青衷心的告誡道。

    趙九洋也瞬間覺得底下涼梭梭的。

    他拓跋家十二個兒子都這般生猛,那拓跋道成是何等人物用屁股都想象得出來。在九州大陸能做異姓侯王、權傾朝野的人能是等閑之輩嗎?

    趙九洋擦了擦額頭的汗珠,有那么一會,他真想一親芳澤,如今仔細一分析,擺明是茅坑里打燈籠——照屎(找死)。

    “哼……知道后怕啦?”董青青白了趙九洋一眼,道,“最近幸好小寡婦兩個兄長陪著自己老爹回夏都述職去了,而其他兄長都分別鎮守西夏其他要塞,不然就憑昨天那一出,你吃不了兜著走。”

    董青青似乎還不解氣道:“趙九洋,我想不到你膽子夠肥的,不捅則以,一捅就捅馬蜂窩。跑去人家賭坊囂張就算了,還敢收人家一處郡主府邸,鬼都覺得你嫌命長。”

    趙九洋想不到十三娘的來頭竟是如此危險,聽了有些顛覆自己的想法,冷汗淋漓。最后忍不住苦笑,道:“到嘴的肥肉難道不吃嗎?這可不是我趙九洋所為。何況他拓跋家也要臉面不是,我從來都是以德服人。”

    “哼哼……關鍵是你在別人面前連一只螞蟻都不是,你說別人會跟一只螞蟻說道理嗎?”董青青諷刺道。

    “呃……那樣沒辦法啦!最后只能火來水淹,水來土埋。”趙九洋心一橫,眼里閃出了精光,光腳不怕穿鞋的。

    “算了,跟你這莽夫說不通透!你自己惹得爛攤子自己收拾!”董青青還想說什么的,卻見趙九洋雙眼閃著精光,心頭也是沒來由有氣,轉身而去。

    “誒……董大所長,請留步,我還有話想跟你探討……”趙九洋急道。

    他想不明白剛才還說得好好的,怎么說走就走啊?

    “你留著跟你的四朵金花討論去吧……”董青青絲毫沒有理會他,走了。

    趙九洋看著董青青高挑的背影,忽然得意地笑了笑,自言自語道:“這下好玩了。”

    正當趙九洋站著思索的時候,公羊春氣喘兮兮地跑了過來,臉色還洋溢著激動的神采,道:“公子,那個小七姑娘帶著房契過來了。”

    “哦……”趙九洋眉頭一皺間,只見院外走進了三個身影,有兩位身穿紅鎧甲的女士兵和擁在中間穿著淡綠色麗莎蒙著面的小七姑娘。

    小七姑娘一見到趙九洋眉頭明顯一挑,一陣寒芒在她眼里一閃而過。

    “哈,小七姑娘,半日不見,如隔三秋,別來無恙吧?”趙九洋自來熟地問道,快步上前。

    “不勞趙公子掛念,本姑娘一時半刻死不了!”小七姑娘冷如冰渣道。

    “無恙就好,無恙就好!”趙九洋看著幾乎要暴走的小七姑娘有些可愛,心里沒來由一陣享受。

    多久沒撩過小丫頭片子了!

    “房契給你了,后會無期!”小七姑娘直接把手里的房契往地上一丟,轉身就帶著兩位女兵往外走。

    房契還沒掉地上,趙九洋腳跟一抬,房契便飛了起來,落回到他的手中。

    “小七姑娘,請留步!在下想問你個事兒。”趙九洋急忙快步攔在前頭。

    小七姑娘眉毛一揚,一股不耐煩之色昭然臉上,雙眼寒芒乍現,冷冰冰道:“趙公子有何請教,不妨快快放?”

    額……趙九洋心頭一堵。無論說什么,小七過娘已經把自己的話定為“放屁”了,狠啊。

    “呵呵……小七姑娘請息怒請息怒!昨天是在下做的不對,在這里懇請小七姑娘見諒!希望你大人不記小人過!”趙九洋誠懇道歉,作揖賠禮。

    小七姑娘還不曉得姓趙的是什么居心,怎么也想不到他會來求原諒,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剛才內心的那星點殺氣胎死腹中。

    小七姑娘不吱聲立在那里,瞇眼看著趙九洋,以不變應萬變。

    “小七姑娘不做聲,我就默認你接受我的賠禮道歉啦!哈哈……小七姑娘當真好度量,在下佩服佩服!”趙九洋順藤而上,立即馬屁接連,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慢著……誰說要接受你的道歉了?”小七姑娘轉頭看著趙九洋緩緩道。

    趙九洋笑容一僵,轉眼看著一襲綠衣長裙的小七姑娘,只覺好不出塵,良久才訕訕道:“呃……今天剛好是在下的喬遷之喜,小七姑娘如果肯賞臉,不如移步后院痛飲一番,好讓在下以酒謝罪,杯酒釋恩仇,如何?”

    “不好意思,本姑娘滴酒不沾,告辭!”小七姑娘說完,躲開趙九洋往外走,油鹽不進。

    “居然小七姑娘忙,那下次咱們再煮酒論英雄。小七姑娘我送你……”趙九洋說著屁顛屁顛跟在小七姑娘的身后,一路阿諛奉承,看得身后的公羊春大跌眼鏡。

    太陽從晚上出來啦?公子曾幾何時變得這么阿諛奉承了?

    就當小七姑娘即將要踏出府前,趙九洋又道:“小七姑娘,其實有個問題想問你好久了,就是一直覺得不適合,不知該問不該問。”

    小七姑娘真被趙九洋的死纏爛打搞得一點脾氣都沒有,心里罵道:你是豬頭嗎?覺得不合適你還問?看你活得嫌長了。

    “姓趙的,你再多嘴信不信本小姐割了你的舌頭?”小七姑娘忽然站定,殺氣騰騰地盯著趙九洋道。

    “哈哈……那在下閉嘴就是!小七姑娘,你慢走,不送啦!”趙九洋朝三人作作揖,送客。

    小七姑娘冷哼一聲,心有不甘地揚長而去,只留下一臉笑意的趙九洋站在原地,志得意滿。

    呵呵,丫頭片子揉捏起來就是過癮!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