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38 巾幗不讓須眉
    一直在身后的公羊春不曾見過趙九洋這般模樣,等小七姑娘走遠,才忍不住問:“公子,小七姑娘她沒事吧?”

    趙九洋收回目光,笑了笑,道:“這種丫頭片子哪能有什么事情?”

    “公子,你昨天不是把巨款都送給了她嗎?照理來說她應該感激公子才對啊,看樣子,她好像怒不可遏一樣。”公羊春想不通透道。

    “當中有些事情不好說,再說女人的心情六月的天氣,猜不透的。”趙九洋笑著擺擺手,道,“公羊叔,我讓你打聽十三娘的事情打聽得怎么樣了?”

    “有點眉目。聽說十三娘在夏都下嫁給一位老王爺家的世子,可好景不長,剛嫁過去不到三個月那位世子就死了,她成了寡婦。那位老王爺與拓跋道成關系甚密,于是不久十三娘就只身出了夏都,三年前以‘東晉督軍使’的名義又回到了西涼城。”

    “哦……”趙九洋唏噓不已地聽著,嘴里嘆了口氣。

    好大一會之后,趙九洋才回過神,道:“你們西夏還能有女人當督軍使的?”

    “西夏歷來不同其他國家,女子當政朝野也是見怪不怪的,何況上面還有位女皇,什么可能沒有呢?”公羊春笑了笑道。

    趙九洋差點忘記這一茬,點點頭贊同道:“那倒也是。”

    “由于拓跋道成統領六十萬東晉軍看守西夏以東邊疆三十載,家族立下赫赫戰功。加之十三娘自小聰慧異常,常年跟隨將軍左右,耳濡目染,深諳軍事,足智多謀,在東晉軍中有很高的威望。”公羊春娓娓道來。

    趙九洋聽得嘖嘖稱道,敢情是第二個花木蘭,巾幗不讓須眉啊。

    “這次拓跋道成將軍五年一度回夏都述職,東晉六十萬大軍的指揮權就交以十三娘統領的。這次拓跋木義率領十萬大軍鎮守燕山城也是出于她的安排。”

    乖乖!想不到那天蒙著面跟自己在賭場一決高下的人竟然是位巾幗英雄,手握六十萬兵馬,簡直嶺南圣母再世!

    “照理來說,她統帥大軍理應在西涼城以東的軍營才對,怎么無端端出現在賭場?”趙九洋奇怪了。

    “小老聽說十三娘自小受軍中風氣熏陶,嗜好賭術,且賭術出神入化,稱霸西涼。高平賭場就是她十年前開的,每次回到西涼城有空她都會過去一趟。不巧,昨天剛好碰上了。至于她這次回西涼只要是為了征兵!”公羊春把打探來的消息一股腦地說了。

    “征兵?!……”趙九洋聽后不由沉吟,思緒如龍卷風般飛轉,想到昨天十三娘有意拉攏自己去當拓跋家族的幕僚,眼里的神采蕩了幾蕩。

    西夏東線屯兵六十萬還不夠,還要繼續征兵,看來未來戰事勢必風起云涌。董青青果然厲害啊,一猜一個準,西涼真非久居之地。不過戰事將起,結果也不壞,至少能使自己破了眼前的死局。

    趙九洋想著,眉頭的“川”字化成了“一”字。

    “呃……公羊叔,你說這個十三娘多大了?有沒有生過小孩了?……”

    趙九洋忍不住終于把自己最想知道的八卦問了出來。公羊春看著趙九洋醞釀了半天,以為他要問出多與眾不同的問題,誰知一聽,不由石化。

    “呃…呃…我想、我想有二十七八了吧……還沒聽說她有小孩……”公羊春艱難道。

    “哈,正直風華正茂,確確是一位遺世獨立的熟女!”趙九洋忽然大贊道,賊心不死。

    公羊春一臉黑線:媽呀!都查人家私生活了,公子該不會還有非分之想吧……不過等等,何謂“熟女”啊?難道是煮熟了的女人?

    “公羊叔,還有個事想問你。你說,小七姑娘她住哪里?”

    公羊春強忍吐血的沖動,回道:“公子,正不巧,我們隔壁就是十三娘的另一處府邸。小七姑娘剛才就是從那里過來的。”

    “哈!那敢情好!”趙九洋喜出望外,心里就有了主意。

    抒發了好大一會心情之后,趙九洋立即打發公羊春:“好了,公羊叔我這里沒啥事了,今天辛苦你了,你下去安排好那幾位小姐吧。”

    “好的,那小老退下了。”公羊春急忙退了下去,多待一分鐘不知會死多少細胞。

    第二天,十三娘的府邸“圊馨苑”門前出現了趙九洋高大威武的身姿。

    今天趙九洋特意打扮了一下,也穿上一套新衣服,雖然依舊滿臉胡子,但也是非常英氣凜然的。同時,趙九洋手里還捧著一束剛采摘來的鮮花,五顏六色的,好不漂亮。

    門前守門的兩位女士兵一見來人,兩人皆是一愣,立馬就認出是贏了十三娘郡主府的趙九洋。乖乖,今天帥得不一般!西夏的女子對胡須男也是很心儀的。

    “兩位小將軍,你好你好!”趙九洋臉上掛著笑意,朝兩位女兵禮貌作揖道。

    兩位女兵一陣惶恐,臉上有些漲紅,一女兵急忙道:“趙公子不可亂呼我們為將軍。”

    “是的!我們不過就一小兵卒。”另一個女兵也急忙點頭附和。

    哈哈,女兵跟男兵就是不一樣,如果是男兵的話,鼻孔早就翹上天去,一言不爽,直接叫你滾蛋,再不滾蛋打斷你第三條腿。

    趙九洋自然是認出了這兩位女兵就是昨天小七姑娘帶過來的那兩人,于是裝作誠惶誠恐道:“兩位姑娘得罪得罪!在下也是被兩位的英姿颯爽所折服,情不自禁才如此唐突。”

    兩位女兵聽得舒服,都有點不好意起來,莊嚴的臉上生動了點。

    “趙公子,請問你來府上所為何事?”一女兵問道。

    “在下是來找小七姑娘的,不知兩位可否給我通報一聲?”趙九洋道出實情。

    “這個……好吧,我給你通報一聲。”一女兵有些為難地說著,不過最后還是扭頭往里面去了。

    其實這兩位女兵就是十三娘府邸里的警衛,常跟在小七姑娘的邊,前天趙九洋在高平那騷包的表現,兩人看在眼里,特別與十三娘那驚天對局,更是圈了不少粉。西夏女子向來青睞有能力的男人,兩人就是路轉粉。如果不是有前頭的原因,趙九洋貿然來訪圊馨苑,兩人早就送他他到十萬八千里之外了。

    好大一會功夫,女兵才出來,朝趙九洋點點頭,道:“趙公子,請。”

    說完在前帶路,趙九洋跟著女兵走進圊馨苑。

    里面果然寬大無比,格局比郡主府還要大,戒備也非常森嚴,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趙九洋還沒仔細觀察,女兵便把他帶進了一個庭院。剛踏進庭院,便聽到湖中傳來清脆悠揚的琴聲。

    “趙公子,歐陽統領在里面等你!”女兵說完,二話不說就退了出去。

    趙九洋剛想問“歐陽統領”是何方神圣,女兵早就跑得無影了。無奈,趙九洋只好尋著琴聲來到了湖心亭。

    只見亭中有位女子背對自己,身穿黑色的長裙,臉戴黑紗,背影苗條頎長,腰肢纖細,翹臀美滿,青絲下垂,隨風舞動。她優雅地撫著琴,那琴似古箏又似古琴,音色非常獨特,空靈無比。

    趙九洋是一個從來不缺風流雅韻之人,風情他更是能解八萬種。聽古曲,賞風景,品美人,觀倩影,盯柔弱豐滿之臀,高于人生三大喜事。于是乎,他便倚在涼亭的柱子旁,也不打擾眼前的美人撫琴,捧著一束自己亂采栽來的鮮花,怡然享受難得的安寧。

    嘖嘖……橫看成嶺側成峰,遠看高低各不同!

    此情此景,還真讓人恍如隔世。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