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39 天外還有天(求收藏)
    好大一會,黑衣女子才洋洋灑灑把曲子演奏完畢。

    趙九洋也恍然一醒,忍不住拍手贊道:“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如音繞梁,三月不知肉味!演奏得實在太好啦!”

    儼然一副深曉高山與流水的知音一般。

    撫琴的女子慢慢一轉身,還是那雙秋水碧藍的眼眸,還是那張帶著面紗的模樣,果然是小七姑娘。想不到她今天換上了黑色長衣裙,身姿更顯動感和苗條,整個人仿佛高挑了不少。黑色,當真顯瘦啊!

    憑心而論,人家小七姑娘也想不到姓趙的堂堂一介莽夫,也能耐下心聽完不下兩刻鐘的古曲《印山湖》,內心除了有些驚奇之外,對他的印象也加深了半分。她的本意就想涼一涼趙九洋的,想不到這莽夫聽后還能評出無與倫比的兩句點評,不得不刮目相看,前天的仇恨又少了兩分。

    “小七姑娘,想不到你不但賭技厲害,琴技也是如此出類拔萃,不愧才藝雙全啊!正所謂鮮花配美人,這束鮮花我是一大清早上后山采摘的,希望你能喜歡。”

    趙九洋說著,屁顛屁顛地走了過來,把花輕輕遞到小七姑娘的面前,見她半天不言不語,也不出手去接,只好輕輕放在琴臺旁,退了回來。

    空氣立時彌漫著鮮花的清香!

    小七姑娘不得不佩服這廝的臉皮。先前她誓與其不共戴天的,雖然這兩天有會面,但一直都找不到發飆的理由,趙九洋可說毫無破綻。如果不是十三娘暗中下令要好好注意這人,她前天就出手了。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有什么事,請說吧。”小七姑娘冷冷道。

    “小七姑娘,剛才來的時候,聽那女兵稱呼你‘歐陽統領’,難不成你姓歐陽,叫歐陽小七?”趙九洋并不急著說正事,反而把自己最想知道的事情先說。

    歐陽小七冷哼,不作肯定,但趙九洋已得到答案。

    “歐陽小七,通俗好聽,真是好名字!”趙九洋厚著臉皮拍馬屁道。

    歐陽小七忍這個奇葩忍得辛苦,聲音大點道:“有事快講,沒事滾蛋!”

    “呵呵……”趙九洋笑了起來,小女生起氣來就是可愛。

    于是又拍馬屁道:“小七統領就是與眾不同,連生氣都是這么賞心悅目的,讓人百看不厭。”

    歐陽小七差點氣得暴走,雙眼發火“啪”地一拍桌面站了起來,嚇了趙九洋一跳。

    趙九洋知道火候差不多了,急忙賠笑解釋道:“小七姑娘,此次過來無他,只想問問征兵的事情而已。”

    歐陽小七有點愣,目光落在趙九洋的臉上,還是很冷道:“是你要參軍?”

    “不是我還能是誰?”趙九洋攤攤手道。

    “你想征兵入伍隨時去征兵處報名就是,不用來我這里。”歐陽小七見他是為征兵一事而來,口氣有些緩和道。

    “你也知道,我本人可不是一般的優秀,所以今天來找你,就想拜拜山頭,走走關系,看看能不能求得一官半職……”趙九洋黃婆賣瓜喋喋不休地說著,全然不顧他人的感受,而旁邊歐陽小七的臉色早已黑如鍋底。

    趙九洋可不傻,深知天下的烏鴉一般黑。前國度的人都說“朝中有人好辦事”,即使穿越了,有些真理放之四海而皆準。何況現在是關鍵時刻,怎能最快出位就用最快的辦法。不然從小兵卒做起,還不知道何年馬月才能得償所愿,一個不好就當了炮灰,出師未捷身先死。

    趙九洋雖然有主角光環,但也不是無所不能的超人。相反,現實很骨感,因為世上從來就不乏聰明絕頂之輩。不另辟捷徑之人,只會與成功越走越遠。是人,都不是隨隨便便成功滴。

    “哦……是嗎?有多優秀?”

    歐陽小七話沒說完,嬌驅往前踏出,一條起碼一米三的長腿一掄,一記鞭腿朝趙九洋呼呼而來。

    母老虎啊,一言不合就開打!

    你有見過前一秒還是飄塵出世的仙子,下一秒一伸腿就是惡鬼的嗎?總之,趙九洋沒見過。不過他的運氣太好,今天就見到了。

    趙九洋還沒來得及喊冤,見勢急忙往后一撤,揚起臂膀硬生生一擋,“砰”一聲大響,連退三步,臂膀酸辣麻苦痛。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勁道、速度、準度十足啊!

    趙九洋半口氣還沒喘過來,對面的母老虎“蹬蹬蹬”三步助跑,騰跳而起,半空閃電又是三腳,朝上中下三路而來,“嗦嗦嗦”破空聲不絕,仿佛空氣都被打爆,強大得沒朋友。

    趙九洋的心頭一寒,之前還以為自己天下無敵,是個高手高手高高手,哪知道壓根就是坐井觀天。如今面前隨便一女子,三拳兩腿幾乎把自己逼到死路,這打擊實在太大。

    趙九洋閃無可閃,避無可避,急忙踩住馬步,用盡十成的力氣悍然出三拳,朝三路腳影轟去,遇強當則強。趙九洋還以為怎么也能接下對方三腳,可短兵相接之后,他大驚,始知人外有人天外還是天。

    “蹦蹦蹦”三聲巨響!

    趙九洋身體成45度角飛一般后退去,足足退了八步,才在湖心亭邊上堪堪站穩,全身氣血沸騰,右拳劇痛得握都握不過來。

    趙九洋堪堪把腰挺直,誰知歐陽小七早就驅身到了他的面前,身高居然與他平齊。趙九洋大駭,媽呀,退無可退啊!

    “還很不一般?哼,接不過五招。”歐陽小七話音未落,手指一點,點在趙九洋的胸前,后者一陣搖晃,“噗通”一聲掉到了湖里。

    趙九洋憋屈啊!

    前一刻還以為自己是個人物,可這一秒直接被人秒成渣!原來歐陽小七武力如此強大,虧虧自己還萬分撩撥人家,簡直嫌命長啊!

    前天高平賭場那場賭局擺明是十三娘放水,不然就憑自己那三腳貓的內力能班門弄斧?原來是個套啊!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今天轟你下水是讓你記住,論賭技本姑娘不如你,但論拳頭,你拍馬都趕不上。若不是礙于十三將軍的面子,本姑娘早就想剁了你!以后膽敢再惹本姑奶奶,打爆你的頭,滾!”歐陽小七霸氣無比地說完,轉身離去。

    趙九洋好不容易才浮出水面,揉了揉酸痛的拳頭和手臂,苦笑地嘆了嘆:這是哪出跟哪出嘛……我不是打算過來耍帥的嗎?然后打得她投懷送抱的?好像劇本一開始不是這樣的……

    最后趙九洋好不容易才狼狽上岸,右拳和右臂已經紅腫,辣辣生痛。趙九洋皺著五官活動了幾下,發現只是肌肉受損,并未傷及筋骨,擺明人家是手下留情。

    當趙九洋拖著疼痛的身體出了圊馨苑時,兩位女兵大是驚奇,四眼詫異地看著他。趙九洋尷尬一笑,道:“不好意思,剛才走路不小心摔湖里了。”

    好嘛……大白天都能摔進湖里,睜眼瞎吧。

    兩位女兵面面相覷。

    趙九洋走后不久,歐陽小七從圊馨苑的側門策馬而出,直奔渭水南岸的另一處府邸。那府邸的名字赫然是——將軍府。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