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41 挖坑竟埋了自己
    歐陽小七何嘗見過這樣古怪帥氣的軍禮,眼里閃過又驚又喜的神情。她雖然沒見過,但剛才趙九洋那股超乎軍人的肅然,加上他別開生面的敬禮,不可否認讓她心頭一陣意動。

    等重要的事情交代好之后,歐陽小七絲毫不拖泥帶水,立即帶著人馬掉頭而去。

    “小七統領,請留步!在下還有事跟你商量商量!”趙九洋急忙趕到歐陽小七的面前三步遠道。

    “有事請說!”

    “小七統領,昨天我們交手過后,在下始知人外有人天外有人,所謂知恥而后勇,所以我今天決定拜你為師,虛心求教!”趙九洋半微身體,語氣誠懇道。

    趙九洋還以為歐陽小七絕對會被自己的誠懇打動,可是半晌之后都沒動靜,他抬頭一看,只見歐陽小七一臉見鬼地看著自己。

    腦子被驢踢了吧?這國度壓根就沒有男人向女人拜師的。雖說西夏民風開放,男女等級不似其他國家森嚴,但在拜師的問題上,還是很恪守規紀的。

    “趙九洋,你今天專門來找茬的是吧?”歐陽小七美目一豎,將要發作道。

    “喂小七姑娘,我真心向你請教,絕無半句虛言,若有,天打五雷轟……”趙九洋叫屈道。

    而這時,在旁的公羊春也忍不住拉了拉趙九洋。只有他才知道自家的公子對這個世界的認知是如何的不靠譜,當下低聲給他解釋了一番。

    趙九洋起先愣了愣,最后尷尬笑了笑,道:“小七統領,剛才我并非玩笑的。而我個人覺得,所謂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只要才能高,女人也是可以當男人的老師的。”

    “別一派胡言了!”歐陽小七這次反而沒怒發沖冠,而是淡淡道,“當你師傅就算了,不過指點一下你倒也不是不可以……”

    “哈哈……那敢情是好啊!我就說嘛,小七統領就跟別的女子不一般!”趙九洋正想滔滔不絕地拍馬屁,卻被對方打斷:

    “答應本姑娘一件事,不然免談!”

    趙九洋笑了笑,爽快道:“只要不違法違紀且能力所為的,絲毫沒問題。”

    “那行,就這么定了!”歐陽小七難得這么爽快答應道。

    趙九洋是機關算盡的主,見歐陽小七這么干脆,心頭猛然有些忐忑,老感覺哪里不對勁,便問:“是件什么事呢?”

    “現在沒想好,想好了自然會跟你說!”

    趙九洋怔住,脊背一陣發涼。

    坑,天大的坑,還是自己挖的天大的坑!剛才答得太快,應該讓她先說是什么事情才做決定的,想不到終日打雁被淹啄了眼。

    “誒,小七統領,我……”

    “從明天起,早晨時分你可以過來圊馨苑找我!”歐陽小七丟下一句話,帶著人馬絲毫不做停留。

    “喂!小七統領,你倒說是什么事啊……”

    回答趙九洋的一股塵土飛揚,趙九洋赫然間覺得自己被人拿捏住了七寸,悔恨當場。

    許久,才安慰自己:欲要強大自己,總是要付出一些代價的,對比之下,還是命重要一點,什么條件不可答應呢?

    趙九洋想通想透之后,臉上又露出了難得的笑意,轉頭對公羊春說:“公羊叔,今天舉府設宴,咱們慶祝一番,不醉不歸!”

    “好嘞!”公羊春歡天喜地領命而去。

    也就這樣,趙九洋在沒去赴職的三天內,一天十二個小時待著圊馨苑里。他就好比虛心的小學生一邊如饑似渴地練著功夫,一邊打聽西夏以及其他國家的軍事情況。歐陽小七雖然很不耐煩姓趙的,但姓趙的身上不時有一些閃光點讓她驚訝不已,所以在關鍵事情上也并沒有藏私。

    其實最令歐陽小七驚訝的是:趙九洋帶著的那四個拖油瓶。人奴在西夏國見怪不怪,那是豬一般的存在,不過這四個似乎非同一般。平時趙九洋做什么她們就跟著做什么,悟性遠遠比趙九洋還要上乘三分。歐陽小七看在眼里,嘴里卻不道破,只是心里憤憤不平:好東西怎么都被他占了呢?

    所謂名師出高徒!一點也不假,就短短的三天,趙九洋從歐陽小七的身上就學到了不少的東西,武力大有提升。

    通過這些天呆在圊馨苑,趙九洋也清楚地了解了歐陽小七這個人。原來我們的小七姑娘今天十八一枝花,之前是拓跋十三貼身護衛隊的統領,武力高強得一塌糊涂。

    聽小道消息說,小七姑娘由于去年護主身受重創,于是退下統領職位,回到了西涼城修養,平日百無聊賴去賭場打理生意,消磨時間。

    趙九洋聽了暗自咋舌,剛去高平賭場那會被人家的小七姑娘風采折服,還想發揮自己風華絕代的魅力盼與她一夜情的,如今想來,簡直蛋疼啊。一個臥虎藏龍的西涼,稍加不小心,小命難保。

    看來以后得夾著尾巴做人,低調處事。這事趙九洋又得出一個教訓警告。

    “小七統領,待會我就要去軍營報到了,也不知什么日后什么時候能再請教你這位老師,一想到別離將即,實在令人沮喪。”趙九洋此刻的情感委實有些低落道。

    “哼……別惺惺作態了,趕緊滾!”歐陽小七轉過身,不耐煩地甩甩手道。

    “那我走啦!再見小七統領!哈哈……”趙九洋大笑轉身,一掃前一刻的優柔,帶著四個拖油瓶浩蕩而去。

    風里傳來趙九洋的吟唱:“大風起兮云飛揚,壯士去兮守四方!春風得意兮鐵騎飛踏,安得天下兮永世太平……”

    歐陽小七一聽,柳眉一揚,嘴里似笑非笑道:“就一莽夫而已,還學人作詩……不過意境還不錯!”

    歐陽小七轉身看著漸行漸遠的趙九洋,輕輕道:“有緣便可再見的。”

    趙九洋回到郡主府與眾人做了告別,特別是與董青青。

    董青青畢竟是與趙九洋一起穿越過來的搭檔,如今趙九洋要遠赴軍營,仿佛自己一下子要孤獨于世,鼻子一酸,眼淚差點掉下來。當看著趙九洋身穿鎧甲,手握長刀,人騎戰馬,威風凜然,當真如前國度電影里的大將軍,內心又平復了一二。如若不是離別時的哀愁,她準出口取笑一二,只是此刻有聲勝無聲。

    這次領命去軍營報到,趙九洋所有的人都不帶,沒辦法的情況之下才帶了四個拖油瓶,其他人一律留在的府中。

    趙九洋見董青青情緒波動得厲害,于是出言相勸道:“董大所長,我此次去軍營只要訓練士兵,同時也去打探下情況。我問過了,西夏的軍隊女子也可以入伍的,我先去了解一下,到時有合適你的差事,我給你留著。以后咱們又可并肩作戰了,說不定要蕩平這九州大陸的。”

    董青青也強忍心酸和落寞,道:“記得你這話就行。不過我也會為以后做好準備的。”

    “哈哈……不愧是女中豪杰!”趙九洋說著忽的跳下來,來到董青青的身邊,還未等對方說話,他一把把董青青緊緊摟住。董青青嬌軀一顫,面紗里面的玉臉通紅。

    “你……快放開,這么多人看著,想趁機揩油是嗎?”董青青低聲掙扎道。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