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50 書到用時方恨少
    九洋合連中軍帳內。

    左丘明一見趙九洋大喜,三步并作兩步上前拜道:“統領,不出你所料,果真挖掘到了!”

    趙九洋激動地直立而起,道:“當真?”

    “千真萬確!”左丘明大聲道,“統領,請看!”

    說著,他從懷里取出一個封閉的木瓶,小心翼翼打開,只見里面裝滿了黑乎乎的油狀物體。

    趙九洋激動萬分,都有些發抖,搶先一步拿在手里,定眼一看,再用手沾了沾聞了聞,最后忍不住哈哈大笑:“天助我也!”

    趙九洋好一陣得意忘形地大笑之后,方道:“左丘排長,此處的含有量多不多?”

    “當井打到三十米處,石脂噴射而出,似有取之不竭之態!”左丘明喜報。

    “哈哈……太好了!左丘排長你立了大功!”趙九洋難掩喜悅道,“回頭給你論功行賞!”

    “是!多謝統領!”左丘明內心亦是大喜。

    “立即封鎖有關石脂的消息,不得外傳!開采石脂之事由你長空勺排全權負責,直接對本統領負責,爭取半個月之內開采兩千桶!”

    “是!統領!”左丘明領命。

    “明日你去把全軍與全城所有有過從事工匠經驗的匠人都給本統領請過來,本統領有重大的事情宣布!”趙九洋眼里閃著耀眼的光彩道。

    “是!統領!”

    “那你快去!”趙九洋迫不及待道。

    “是!屬下告退!”左丘明領命而去。

    左丘明一走,趙九洋忍不住大跳起來,放聲大笑,忘乎所以。

    上文所說的“石脂”就是石油的原油!最近趙九洋在部署燕山城防御的時候,在東邊的一處戈壁處發現了少許的黑油,仔細一看,差點喜悅得跳了起來。

    于是一經打聽,很多人也不知道這是何物,非常少見,但有極少數人說這是“石脂”,石頭里流出的油脂,偶爾會在挖井時發現。由于石脂非常黑,有異味,聞之頭暈腦脹,大家以為此物有劇毒,不喜待見。

    其實這石脂,就是21世紀的石油原油。在九州大陸,石油幾乎是屬于不為人知的資源,更沒有人知曉它的用途。不過石油原油雜質非常多,雖然可以燃燒,但全都是黑煙,而且有毒,所以被人厭惡甚至不為人知在情理之中。

    第二天,天還未亮軍帳外早已人頭涌動,鬧哄哄如集市沾滿了人。趙九洋微略一看,少說也有五六百人。趙九洋讓人抬來幾桶石脂,黑乎乎,看得有點惡心,氣味還甚是難聞。

    趙九洋樣指著石脂道:“大家請安靜下來!在你們面前的這桶黑不溜秋的東西叫石脂,它可以燃燒,但這只是原油,里面的雜質非常的多,所以它只能冒煙,不可點燃。但是它是可以提煉的,如果我們想方設法把它提煉出來,去除里面的雜質便可點燃。在座的哪一位有辦法提取出來,本統領重重有賞,賞金五十萬株!”

    趙九洋此話一出,全場哄然而起,財帛動人心。

    “哇……五十萬!”

    “天啊……”

    “這都是什么東西啊,見都沒見過……”

    “大伙過去看看!”

    “要是我能提煉出來就好了!五十萬,大發啦!”

    ……

    趙九洋壓了壓手,道:“誰有辦法提煉出來,不但有重賞,本統領還答應給他封官!”

    一語再驚千層浪!

    于是乎,在場的人紛紛行動,你一勺,我一盆,他一桶的。五六百人把剛開采的十幾桶石脂瓜分一通。

    趙九洋臉帶笑意地看著一哄而散的人群,片刻,吩咐道:“告訴左丘明,讓他給這些人備足的石脂,讓其大膽搞實驗!”

    “是!統領!”下面的人立即領命而去。

    趙九洋的話音剛落,后面便傳來了一個熟悉的H國語:“趙副統領,三日不見豬光滿面啊!”

    趙九洋一聽來人的聲音,嘴角會意一揚,轉身道:“原來是董大所長!幾天不見,你也越發光彩照人了!”

    “怎么光彩照人也比不得你此刻春風得意啊!”董青青似笑非笑道。

    “哈哈……董大所長你見笑啦!”趙九洋笑著,上前不客氣地拉住董青青,道,“董大所長,你看看我找到了什么?”

    “誒……趙九洋你放手,別拉拉扯扯的。”董青青一臉嫌棄道。

    “你來看看嘛……你猜這是什么?”趙九洋喜上眉梢指著石油的原油道。

    “咦……”董青青眉頭皺了皺,道,“有什么好猜的,這不是潤滑機油嗎?……”

    “哈哈……猜得差不多了。這不是潤滑機油,而是石油,石油的原油!”趙九洋激動地搓著手道。

    董青青疑惑地看著激動的趙九洋,有些不解地道:“你發現石油就這么激動,該不會打算制造汽車飛機吧?我勸你少發發白日夢。”

    “嘿嘿,也沒那么夸張!但是我可以把它提煉出來,當照明啊!也可以把它用在軍事上啊!好處多著呢!”趙九洋一一列舉道。

    “大哥,關鍵是你要懂得提煉啊!”董青青扇了扇鼻子間難聞的氣味道。

    “哦是了,說到提煉,董大所長,你當年化學過不過關?知不知道如何提煉石油?”趙九洋靈機一動,差點忘了身邊有這么個人才。

    “切!本小姐如果懂提煉石油還用跑去考古?是人都知道我數理化全世界最差!喂,趙九洋,別說你一個男生也不懂吧!”董青青一臉懷疑地看著趙九洋。

    趙九洋撓了撓頭,尷尬笑道:“呃……剛不巧,我也是文科的……”

    “嚯嚯……雷真應該劈你!”董青青指著趙九洋的鼻尖道,“我一個女生還說得過去,你堂堂一男生……哎,要我怎么說你,你真是九年義務教育的失敗品。”

    趙九洋一臉無語,心頭暗恨。

    書到用時方恨少啊!當年老師的忠言逆耳果然不吾欺: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即使是不小心穿越了,都不怕!

    趙九洋自怨自艾道:“哎……如果早知道要穿越,我就順便多帶幾個學物理化學的過來了。最不濟,也把左蘭帶過來,她就是學物理的。”

    董青青聽得一臉黑線……尼瑪!

    “喂,趙大先生,就事論事,我覺得你搞石油科研還不如去搞火藥科研!之前歷史書不是寫硫磺、硝石與碳混合就成了火藥嗎?我覺得這個操作簡單啊!”董青青好心提倡道。

    “我也想啊,最好能制造出原子彈更好,天下無敵。可是大小姐,關鍵我現在不是三頭六臂啊,何況這火藥不是說配就能配出來的,不小心會死人的。”趙九洋苦著臉道。

    董青青直接翻了一個白眼,道:“容易還用你去搞?”

    趙九洋也不跟董青青糾纏,道:“董大所長,剛好今天你有空,有件事你給個建議。”

    “什么事?”

    “我推斷北漢軍很快會兵臨城下,總兵力少說也有十萬之眾,你說說我們這次怎么度過難關?”趙九洋如實道,眼里有些期盼。

    “這有什么難關的?”董青青不解道,“東晉軍不是號稱有六十萬大軍嗎?如今總統領還是你的夢中熟女在掌管,向她求援啊!”

    趙九洋一聽,滿臉黑線。于是忍著內傷把當中的軍事秘密大體說了一遍,聽得董青青一愣一愣的。

    “董大所長你說這個死局怎么破?”

    “辦法是有的!”董青青想都沒想道。

    “哦……董大所長你想到好辦法啦?快快說來。”趙九洋大喜過望,打算洗耳恭聽。

    “趙九洋,我們看我們今夜還是趁夜逃了吧……”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